求生存是华为现在的主题词!分析师大会的信息量很大

2020-05-18 18:43:03 来源:新浪科技

原标题:求生存是华为现在的主题词!刚刚的分析师大会,信息量很大

来源:21Tech(News-21)

作者:倪雨晴

编辑:李清宇、刘雪莹

5月18日的下午,深圳乌云密布,闷热中似酝酿着暴雨,华为坂田总部却已经惊涛骇浪汹涌。

18号这一天原本是一年一度、平平无奇的华为分析师大会首日,但就在三天前的5月15日,美国商务部发布了两条针对华为的制裁新公告。

第一条是最后一次延长华为供货临时许可证90天至8月14日;第二条是计划修订出口管理相关规则,来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国外设计、生产半导体的能力,比如华为海思用美国技术设计的半导体产品要受管制,再比如在美国境外为华为生产芯片的晶圆厂商,只要使用了美国设备,就需要申请许可证。

巨浪来的又急又猛。

例行连开三天的分析师大会是华为每年向外界传递公司整体策略、行业未来趋势的重要窗口。今年也由于“516”禁令一周年、美国商务部升级对华为的限制级别,会议意义变得格外不同。

窗外风雨变幻莫测,然神勇之人,怒而色不变。

在分析师大会上,华为正式回应了美国商务部新规:

本次规则修改影响的不仅仅是华为一家企业,更会给全球相关产业带来严重的冲击。长期来看,芯片等产业全球合作的信任基础将被破坏,产业内的冲突和损失将进一步加剧。美国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打压他国企业,必将削弱他国企业对使用美国技术元素的信心,最后伤害的是美国自己的利益。

华为轮值CEO郭平在《跨过时艰,向未来》的主题演讲中说道:“华为正艰难的生存并且努力的向前发展,美国的禁令下,我们手忙脚乱,一直在和客户、合作伙伴、华为员工进行沟通,绝大多数都能理解,现在我们还在继续沟通中。美国给我们的经营和风险管理带来巨大压力,但好消息是我们还活着,并且研发、库存都大幅增加。”

他还表示:“美国商务部的新令,我们不可避免受到巨大的影响,但是有了这一年的磨练,我们皮糙肉厚,我们有信心会尽快找到解决方案。我们不理解,为什么美国持续打压华为,这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?”

从采访问答环节来看,目前华为还在对新规影响评估当中。在平淡之下,有疑惑和无奈,有雄心和勇气,也有正在酝酿的漩涡。郭平总结道:“求生存是华为现在的主题词。”

采访最后,他谈道:“去年营收虽然增长,但是和我们的原计划相比,大概差120亿美元。去年每个季度的增长也在不断下滑,同时获得合同和以往相比有更多的困难。非常感谢还有那么多的客户对华为的信任和支持。

对于今年两天前的新规,很多情况还不太清楚,还在评估中,后续业务的发展还没有一个清楚的判断。华为作为ICT设备和终端公司,能够到集成电路的设计,但是超出之外的能力并不具备,所以我们在努力地寻找怎么存活。”

任正非在2019年底接受采访时曾坦言:“我们已经做好了美国永远不撤销实体清单的心理准备,这样我们的增长是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上的。本来华为公司没有这么大的增长决心和计划,反而是美国制裁,逼我们要争口气。”

他当时还预测道:“2020年是我们全年在美国的制裁下生存,这样会更加让世界知道,华为在美国的强力制裁下还会生存得非常好。现在(指2019年9月)预测,华为在2020年应该还是会增长,但是增长幅度不会太高,估计2020年会在10%左右。”

以下是记者在现场整理的问答实录(有删减):

1、记者:能否谈谈过去一年华为的应对措施?

郭平:过去一年是很艰难和(充满)挑战的一年,去年5月16日,我们上到美国实体清单的时候,是一片手忙脚乱。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跟我们的客户、合作伙伴、华为的员工进行沟通,澄清和(寻求)理解。在技术极大限制情况下,加大了研发投入,研发大概增加了30%,主要用于我们的飞机补洞。包括重新设计超6000万行代码、1000多块新的单板、新的供应物料进行新的选择,我们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和代价。

幸运的是,我们获得了绝大部分客户合作伙伴、以及员工的信任和认可,所以面对长期规则不确定的制裁,我相信我们能够找到解决方案。

2、记者:关于现在的科技发展趋势,有可能出现美国主导的半球,和不依赖美国科技的半球,对于第二个半球,华为能否获得增长,要如何改变来获得增长?

郭平:在连接领域我们有经验教训,追求统一的标准是大家的共识。以前我们可能都有过这样的体验,去不同国家洲际旅行的时候,需要不同的手机,从2、3、4G 多制式时代,好不容易获得统一的制式,国际组织也在中间发挥了积极的作用。在2G时代,多制式的美国运营商,使得美国电信设备制造商,在竞争中不再具有领先地位,美国是有过教训的。欧洲则统一制式,欧洲的运营商和制造商获得很大利益。经验表明,制造商、运营商、用户都可以获益。

不管未来由于种种原因遭受挫折,我们相信,相关组织还会积极推进标准,华为也会继续支持,开放合作的姿态推动全球统一标准的实现。

3、记者:华为在欧洲的发展计划,尤其是ICT、HMS生态?

汪严旻:不能使用谷歌 生态后,(我们)被迫发展HMS生态。过去一年中我们加大了投入,尤其是在开发者使用平台和技术平台。516之后加大了HMS生态的投入,目前有将近超过140万的开发者,同时和2019年初相比增长了150%。

生态更多的面向本地开发者,未来会持续提供开发者平台和实施创新实验室,希望欧洲开发者、合作伙伴尽快加入到生态当中来。

4、记者:全球新冠疫情危机时,怎么看美国此时对华为打压?

郭平:华为经历了整个中国疫情过程,也为帮助全球客户克服新冠疫情做出积极努力。从这次疫情总结出,ICT基础设施能扮演非常积极重要的作用。华为总结了9种抗疫方案,大城市住宅面积普遍非常拥挤,大家待满80多天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在中国我们和政府、合作伙伴合作,一起抗击疫情。在非洲等全球各地,华为也提供优质网络服务。ICT能够为远程办公等提供积极作用。

华为一直是ICT领域积极贡献者,美国为什么要一直打击我们?这是完全没有理由的。最近我也阅读了美国高官的一些发言,美国认为,技术领先是美国霸权的基础,任何其他国家、公司的技术领先可能都会损害美国的霸权。很不幸,华为又是在一个ICT发展最快的,ICT领域内有所领先的。

5、记者:今年华为云业务做了调整,华为云在制裁背景下,会有哪些影响,又做哪些应对?

汪涛:接下来十年是数字化转型的黄金十年,为了使能智能化转型。华为云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,是构建智能世界的黑土地。华为云作为开放的计算智能平台,和客户共同合作,提供智能化解决方案。推出了诸多新品,来促进产业创新。

6、记者:今年华为的营收情况现在有什么预期?芯片限制可能会影响到高端机型?手机是否会有调整?

郭平:去年列入实体清单后,对华为有影响。去年营收大概差120亿美元,和我们的BP相比。去年每个季度的增长也在不断下滑,应该也能看出来。同时,获得合同和以往相比有更多的困难。非常感谢还有那么多的客户对华为的信任和支持。对于今年两天前的新规,很多情况还不太清楚,还在评估中,后续业务的发展还没有一个清楚的判断。

华为作为ICT设备和终端公司,能够做到集成电路的设计,但是超出之外的能力并不具备,所以我们在努力地寻找怎么存活。求生存是华为现在的主题词。

相关主题